书法作品 · 2022年1月12日 0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明代董其昌书法作品《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图片50张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董其昌《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拓本

《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原文(其一):
    无名君生于冀方,长于冀方,老于豫方。
    年十岁,求学于里人,遂尽里人之情,己之滓(● 滓zǐ:污黑,污浊:垢~。~秽。)十去其一二矣。年二十求学今乡人,遂尽乡人之情,己之滓十去其三四矣。年三十求学于国人,遂尽国人之情,己之滓十去其五六矣。年四十求学于古今,遂尽古今之情,己之滓十去其七八矣。五十求学于天地,遂尽天地之情,欲求于己之滓无得而去矣。
    始则里人疑其僻,问于乡人,曰:斯人善与人群,安得谓之僻?既而乡人疑其泛,问于国人,曰:斯人不妄与人交,安得谓之泛?既而国人疑其陋,问于四方之人,曰:斯人不器,安得谓之陋?既而四方之人又疑之,质之古今之人,古今之人终始无可与同者。又考之于天地,天地不对。当时也,四方之人迷乱不复得知,因号为无名君。
    夫无名者,不可得而名也。凡物有形则可器,可器斯可名。然则斯人无体乎?曰:有体,有体而无迹者也。斯人无用乎?曰:有用,有用而无心者也。夫有迹有心者,斯可得而知也。无迹无心者,虽鬼神亦不可得而知不可得而名,而况于人乎?故其诗曰:“思虑未起,鬼神莫知。不由乎我,更由乎谁?”
    能造万物者,天地也。能造天地者,太极也。太极者其可得而知乎?故强名之曰太极,太极者其无名之谓乎?故尝自为之赞曰:“借尔面貌,假尔形骸,弄丸余暇,闲往闲来。”人告之以修福,对曰:“未尝为不善。”人告之以禳灾,对曰:“未尝妄祭。”故诗曰:“祸如许免,人须谄福。若待求,天可量。”又曰:“中孚起信宁须祷,无妄生灾未易禳。”
    性喜饮酒,尝命之曰“太和”。诗曰:“不侫禅伯,不谀方士,不出户庭,直际天地。”
    素业为儒,身未尝不行儒行。故其诗曰:“心无妄思,足无妄走,人无妄交,物无妄受。炎炎论之,甘处其陋。绰绰言之,无出其右。羲轩之书,未尝去手。尧舜之谈,未尝虚口。当中和天,同乐易友。吟自在诗,饮欢喜酒。百年升平,不为不偶。七十康强,不为不寿。”此其无名君之行乎?

《邵康节先生自署无名公传》原文(其二):
    有《无名公传》见于清乾隆年间修订的《涿州志》。其内容比较这篇《无名君传》多有增添。做附录于后。
    无名公生于冀方,长于冀方,终于豫方。年十岁,求学于里人,遂尽里人之情,己之滓十去其一二矣。年二十求学今乡人,遂尽乡人之情,己之滓十去其三四矣。年三十求学于国人,遂尽国人之情,己之滓十去其五六矣。年四十求学于古人,遂尽古人之情,己之滓十去其七八矣。年五十求学于天地,遂尽天地之情,欲求于己之滓无得而去矣。始则里人疑其僻,问于乡人,乡人曰:斯人善与人群,安得谓之僻?既而乡人疑其泛,问于国人,国人曰:斯人不妄与人交,安得谓之泛?既而国人疑其陋,问于四方之人,四方之人曰:斯人不器,安得谓之陋?既而四方之人又疑之,质之古今之人,古今之人终始无可与同者。又问之于天地,天地不对。当是之时,四方之人迷乱不复得知,因号为无名公。夫无名者,不可得而名也。凡物有形则可器,可器斯可名。然则斯人无体乎?曰有体,有体而无迹者也。斯人无用乎?曰有用,有用而无心者也。夫有迹有心者,斯可得而知也。无心无迹者,虽鬼神亦不可得而知不可得而名,况于人乎?故其诗曰:“思虑未起,鬼神莫知。不由乎我,更由乎谁?”能造万物者,天地也。能造天地者,太极也。太极者其可得而名乎?可得而知乎?故强名之曰太极。太极者其无名之谓乎?故尝自为之赞曰:“借尔面貌,假尔形骸,弄丸余暇,闲往闲来。”人告之以修福,对曰:“未尝为不善。”人告之以禳灾,对曰:“未尝妄祭。”故其诗曰:“祸如许免,人须谄福。若待求,天可量。”又曰:“中孚起信宁须祷,无妄生灾未易禳。”性喜饮酒,尝命之曰“太和汤”。所饮不多,微醺而罢,不喜过醉。故其诗曰:“性喜饮酒,饮喜微酡。饮未微酡,口先吟哦。吟哦不足,遂及浩歌。浩歌不足,无可奈何。”所寝之室谓之安乐窝,不求过,惟求冬燠夏凉。遇有睡思则就枕。故其诗曰:“墙高于肩,室大于斗,被布暖余,黎羹饱后,气吐胸中,充塞宇宙。”其与人交,虽贱必洽,终身无甘壤,未尝作皱眉事。故人皆得其欢心。见贵人未尝曲奉,见不善人未尝急去,见善人未知之也,未尝急合。故其诗曰:“风月情怀,江湖性气。色斯其举,翔而后至。无贱无贫,无富无贵。无将无迎,无拘无忌。”闻人之谤未尝怒,闻人之誉未尝喜。闻人言人之恶未尝和,闻人言人之善则就而和之,又从而喜之。故其诗曰:“乐见善人,乐闻善事,乐道善言,乐行善意。闻人之善如佩兰惠。”空贫未尝求于人,人馈之虽寡必受。故其诗曰:“窘未尝忧,饮不至醉。收天下春,归之肝肺。”朝廷受之官,虽不强免,亦不强起。晚有二子,教之以仁义,授之以六经。举世尚虚谈,未尝挂一言;举世尚奇事,未尝立异行。故其诗曰:“不侫禅伯,不谀方士,不出户庭,直游天地。”素业儒,口未尝不道儒言,身未尝不行儒行。故其诗曰:“心无妄思,足无妄走,人无妄交,物无妄受。炎炎论之,甘处其陋。绰绰言之,无出其右。羲轩之书,未尝去手。尧舜之言,未尝离口。当中和天,同乐易友。吟自在诗,饮欢喜酒。百年升平,不为不偶。七十康强,不为不寿。”此其无名公之行乎?
解读:
    有一个人,我称他为无名君,他生于冀(今河北)的某一个地方,成长于乡,老死于豫(今河南)。
    十岁时,求学于邻里的贤达博学之人,于是尽力了解邻里的风土人情,自身的滓秽十分之中已经去除一二分了。二十岁求学于现在的乡镇内的贤达博学之人,于是尽力了解乡镇的风土人情,自身的滓秽十分之中已经去除三四分了。三十岁的时候,背井离乡,游历四处,求学于国内知名的贤达博学之人,于是尽力了解国的国事人情,自身的滓秽十分之中已经去除五六分了。四十岁求学古今历史,于是尽力了解古今的情形,自身的滓秽十分之中去除了七八分了。五十岁求学于天文地理,于是尽力去通晓天地的情况,意欲追求把自身的滓秽全部去除,得道而归去。
   一开始邻里的人疑虑他有孤僻的倾向,就问乡镇的贤达者,得到回答说:他这个人善良,与人合群,怎么可以说他孤僻呀?此后乡镇的人见他游走四方,怀疑他有泛交的毛病,就向国内知名的人士询问,得到的回答说:他不胡乱的交往,怎么能说他泛交呢?再后有国内的知名人士怀疑他有轻视别人和现实的陋习,就向四方的名人志士打听,得到的回答是:他不是一个以容器可以度量的人,胸怀坦荡,博古通今,熟知天文地理,深谙人事物理,故此具备三才的人,怎么能说他有轻视别人和现实的陋习呢?最后,此人名声远播,天下四方皆知,天下四方的很多人对他的行为又有许多的困惑不解,就试图从古今人的著作和典籍里求证质疑,然而从古到今始终找不到与他相同的人。又向天地询问,天地不应对。他在当时,天下四方的人处于迷乱中,没有人能够从他那看似复杂的学问里得到正确的了解,不能在既有的称谓中给与他一个明确的名类归属,因此只好称他为无名君。
     无名者,不可得以分类归属而命名的意思。凡是有形体的物种,则可以称谓器物,可以称谓器物的,就可以有个名字。然而这个人没有形体吗?答案:有身体的形体,有身体的形体而追求无名利的痕迹。像他这样的人,有人使用吗?答案:有人举荐,朝廷任用,然而他自己无心去为官而已。有追求名利的痕迹有心去做官的,他可以在文献事迹中得到了解知道,没有追求名利痕迹而且没有用心在名利方面作为的,虽然就是鬼神也不可得知,也不可能从中得名,而况且他是一个人呀?所以他在诗中说道:“思虑未起,鬼神莫知。不由乎我,更由乎谁?”
    能造出万物者,是天地。能造出天地者,是太极。太极是可以得到了解而知到的吗?因此说人类强以太极而命名的,所谓太极者其实不就是对无名的巨大物体的称谓吗?故而尝试自以为是的称赞道:“借尔面貌,假尔形骸,弄丸余暇,闲往闲来。”意思是说:假借你一个面貌,假借你一个形体和骨骸,弄泥丸当做余暇的事情,闲来闲往。有人告诉他要以修福为事,他应对说:“没尝试行为不善的”。有人告诉他以祈祷消除灾殃为事,他应对道:“未尝试那些没有实际意义的妄祭”。所以以诗说道:“祸如许免,人须谄福。若待求,天可量。”意思是:灾祸如果以许愿可以免除,人就必须谄媚于福。若等待因时事去求,天可以量刑。又说: “中孚起信宁须祷,无妄生灾未易禳。”意思是说:诚信的起因在于信,那宁肯相信神灵的人,他需要祈祷,没有妄想妄言妄行而天生的自然灾祸,没有以祈祷方法可以消除灾祸的。
   此人生性喜欢饮酒,尝试命名酒为“太和”(太和之水是指祭祀熬肉的高汤)。有诗说道:“不侫禅伯,不谀方士,不出户庭,直际天地。”意思是:不为有奸佞的想法去向禅伯,不阿谀于方术之人,不出自己的门户,自己一直在无边无际的天地之道上求取学问。
    此人境清贫,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他以儒为学,自身没有尝试不行为儒的行为。所以他有诗说:“心无妄思,足无妄走,人无妄交,物无妄受。炎炎论之,甘处其陋。绰绰言之,无出其右。羲轩之书,未尝去手。尧舜之谈,未尝虚口。当中和天,同乐易友。吟自在诗,饮欢喜酒。百年升平,不为不偶。七十康强,不为不寿。”这不就是无名君的写照吗?
    邵康节(1011-1077),名雍,字尧夫。宋朝时代的著名卜士。北宋真宗大中祥符4年(公元1011年)12月25日(辛亥年辛丑月甲子日甲戌辰)生于范阳(今河北涿州大邵村)。幼年随父邵古迁衡漳(今河南林县康节村),又迁共城(今河南辉县),37岁时移居洛阳。
    邵康节是中国占卜界的主要代表人物。《梅花易数》是他的发明的占卜方法。可是这本书版本很多,估计已经是传伪了。先天易学是他的主要代表作。可是在他的著作中关于先天易学叙述的并不详细。朱熹的《周易本义》对于先天易学作了详细的介绍。     邵康节祖上姬姓,出于召公世系,为周文王后代。他自幼胸怀大志,一心致力于科举进取之学。居共城时,其母李氏过世,他便筑庐于苏门山,布衣蔬食守丧三年。当时李挺之为共城县令,听说邵康节好学,便亲自造访其庐。邵康节遂拜其为师,从学义理之学、性命之学与物理之学。数年之后,邵康节学有所成,但从不到处张扬,所以了解他的人却很少。时有新乡人王豫同邵康节论学,他自恃自己的学问足可让邵康节师事之,谁知议论过后却深为邵康节的学识所折服,于是便虔诚地拜邵康节为师。邵康节移居洛阳之后,所悟先天之学进一步完善,又收张岷为弟子,传授《先天图》及先天之学。邵康节40岁时娶王允修之妹为妻,后二年得子伯温。51岁时(嘉佑6年),丞相富弼曾让邵康节出来作官,甚至说“如不欲仕,亦可奉致一闲名目”,均被他婉言谢绝了。嘉佑7年,王宣徽就洛阳天宫寺天津桥南五代节度使安审珂的旧宅基地,建屋三十间,请邵康节居住,富弼又给他买一花园。熙宁初,朝廷实行买官田新法,邵康节的天津之居园划为官田,司马光等二十余家又集资为他买下。邵康节命其园居为“安乐窝”。这时神宗下诏要天下举士,吕公著、吴充、祖龙图等人推荐邵康节,朝廷连着发下三道诏书,让邵康节除秘书省校书郎、颍川团练推官。邵康节再三推辞不得已而受官,可是他又称疾不肯赴职。邵康节57岁时,父亲邵古(伊川丈人)去世。邵康节与程颢在伊川神阴原(今伊川县伊水西紫荆山下)“不尽用葬书,亦不信阴阳拘忌之说”选择了一块墓地予以安葬。又过两年,邵康节的同父异母弟弟邵睦猝死于东篱之下。他与弟睦手足情深,咏诗数首以表思念之情。邵康节在洛阳闲居近30年。冬夏则闭门读书,春秋两季出游。每出游必着道装乘小车。  
    城中的士大夫听到车声,均倒屣出门相迎,儿童和仆人也高兴地尊奉他。久之,在洛阳城里有“行窝十二家”。他乐天知命,常以诗言志,以园林景色、醇酒茗茶自娱平生。他虽言“此身甘老在樵渔”、“身为无事人”,然而他却是在一心效法圣人,观物得理,究天人之际,要为后人留下一门大学问。他尝有这样的诗句:“只恐身闲心未闲”、“若蕴奇才必奇用,不然须负一生闲”。可见他是具有远大抱负的人。  
    邵康节虽然不支持王安石所推行的新法,但是也不公开反对。“自从新法行,常苦樽无酒”、“怀觞限新法,何故便能倾”、“侯门深处还知否,百万流民在露头”等诗句,反映了他对待新法的态度。门生故旧中的当官者,有的为反对新法要投劾而去,他劝说这些人:“此贤者所当尽力之时,新法固严,能宽一分,则民受一分赐矣。投劾何益耶?”   
    二程兄弟与邵康节同巷里居住近三十年,世间事无所不论。程颢尝说:“邵尧夫于物理上尽说得,亦大段泄露他天机。”又说:“尧夫之学,先从理上推意,言象数,言天下之理。”以“内圣外王之道”评论邵康节之学,以“振古之豪杰”评论邵康节其人。  
    熙宁10年(公元1077年)3月,邵康节有病卧床百余日而不能起。至7月4日病危,5日凌晨去世,享年67。遗嘱命治丧之事从简一如其父,从伊川先茔。邵康节病中,司马光前来探视。邵康节对他说:“某病势不起,且试与观化一巡也。”司马光宽慰他:“尧夫不应至此。”邵康节说:“死生亦常事耳。”当时正值张载从关中来,他给邵康节诊脉后说:“先生脉息不亏,自当勿药。”又要给邵康节推命吉凶,说:“先生信命乎?载试为先生推之。”邵康节回答:“世俗所谓之命,某所不知,若天命则知之矣。”张载说:“既曰天命,则无可言者。”邵康节《闲行吟》一诗曰:“买卜稽疑是买疑,病深何药可能医。梦中说梦重重妄,床上安床叠叠非。列子御风徒有待,夸夫逐日岂无疲。劳多未有收功处,踏尽人间闲路歧。”可见他是一个不信世俗之命也不搞卜筮稽疑那一套智数的人。程颐前来探病,诙谐地说:“先生至此,他人无以致力,愿先生自主张。”邵康节说:“平生学道固至此矣,然亦无主张。”程颐还是跟他戏谑,邵康节也开玩笑地说:“正叔可谓生姜树头生,必是树头生也。”这时邵康节的声息已很微弱,就举起两手做手势,程颐不明白,问:“从此与先生诀矣,更有可以见告者乎?”邵康节说:“面前路径常领宽,路径窄则无著身处,况能使人行也!”邵康节病重之中犹有“以命听于天,于心何所失”、“唯将以命听于天,此外谁能闲计较”、“死生都一致,利害漫相寻。汤剂功非浅,膏肓疾已深。然而犹灼艾,用慰友朋心”等诗句,足见他对待生死的乐天态度。  
    邵康节去世后,邵伯温请程颢为其父作墓志铭。程颢月下渡步于庭,思索良久对程颐说:“颢已得尧夫墓志矣。尧夫之学可谓安且成。”遂于《墓志》中有“先生之学为有传也,语成德者,昔难其居。若先生之道,就所至而论之,可谓安且成矣”之语。哲宗元佑中,赐谥“康节”。欧阳修之子欧阳棐作《谥议》:“雍少笃学,有大志,久而后知道德之归。且以为学者之患,在于好恶,恶先成于心,而挟其私智以求于道,则弊于所好,而不得其真。故求之至于四方万里之远,天地阴阳屈伸消长之变,无所折衷于圣人。虽深于象数,先见默识未尝以自名也。其学纯一不杂,居之而安,行之能成,平夷浑大不见圭角,其自得深矣。按谥法,温良好乐曰康,能固所守曰节,谥曰康节先生。”崇宁初,从祀孔子文庙,追封新安伯。   明嘉靖中,祀称“先儒邵子”。